• 六一我不要礼物只愿妈妈好起来(图)
    发布日期:2021-11-16 02:58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六一节,我不要礼物,我只想让妈妈好起来。”在青大附院黄岛院区住院部,13岁的刘万传昉正趴在母亲病床前写作业,时不时地用手揉眼。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万同霞看着疲惫的孩子有些心疼,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更令她欣慰的是,孩子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皇帝”成长为“小小男子汉”,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妈妈患病花光积蓄

  家住胶州胶北镇的万同霞和丈夫此前在当地经营一家熟食店,今年1月13日,42岁的万同霞突然感觉恶心,不停地呕吐,到当地医院没查出原因,就跑到市区的大医院检查,经过一系列化验,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当天就住进了医院。“无论怎样,也要尽全力让妻子接受治疗。”万同霞的丈夫刘海山说,4个多月的治疗已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现在全家就只能靠他出去到建筑工地打零工赚钱,这就需要还在上初一的儿子来病房陪床。放下学业给妈陪床

  刘海山还记得当时自己将儿子拉到身边,说:“孩子对不起,家里的钱都花完了,爸爸必须要出去给妈妈挣医药费了。你能不能请几天假,到医院照顾照顾妈妈?”刘海山能看出儿子有些不情愿,他不忍再继续,准备再另想办法。其实,刘海山也明白,孩子是独生子,从小到大就没干过活。这突然给他身上压上这么重的担子,也确实为难孩子。

  出乎意料的是,刘万传昉考虑了一会儿,最终答应了父亲的请求。“一开始我怕耽误学习,后来我想了想还是妈妈重要,是妈妈陪我到医院挂号看病,是妈妈每天帮我检查作业,是妈妈每天给我做好吃的。”昨日,刘万传昉对记者说,大不了他休学一年,学习可以等,但母亲的病情不能等。半个月累瘦了10斤

  从5月4日开始,刘万传昉从胶州老家来到母亲住院的黄岛。由于母亲打点滴要按时更换药物,他夜夜都睡不好,眼里透出点点血丝。每天一早,刘万传昉先打水给母亲洗脸、擦手,然后捡起枕头旁掉落的头发。“妈妈做化疗,头发掉得厉害,如果不捡起那些碎头发,她会很痒痒。”刘万传昉再到楼下餐厅给母亲打饭。饭后,刷碗、洗衣服、打水……13岁的刘万传昉俨然成了一个 “小大人”,在医院病房、走廊、餐厅里到处穿梭。

  一直到5月18日,半个月的时间,刘万传昉的体重从100斤跌到了90斤,整个人累瘦了一圈。这下,万同霞说什么也不让儿子继续陪床了,她打电话将丈夫叫回来,“逼”他送儿子回去上学。5月19日,刘万传昉重新回到学校上课。小男子汉成“顶梁柱”

  如今,刘万传昉还是每周五到医院陪床,等周一再回学校上学。“在家从来没干过的事情,现在都能干了,孩子成长了不少。”万同霞告诉记者,刘万传昉是家里的独子,原本在家里基本不干活,现在自己明显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开始知道心疼妈妈,每天都会给自己洗脸洗脚,甚至洗衣服。在自己呕吐的时候,儿子还不嫌脏,端着盆子帮自己接着,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除了照顾母亲起居,刘万传昉还想着节省开支。“孩子出去买饭前总会想着问我想吃什么,我化疗胃口不好,让他多买些自己爱吃的,他反倒不听。”万同霞说。

  昨日中午,记者跟随刘万传昉到医院负一层的营养餐厅,13岁的刘万传昉在等待打饭的患者家属队伍中显得很扎眼,最终他只花5块钱买了半份炒菜花、两块钱买了4个馒头。由于中午打饭的人多电梯难坐,刘万传昉连爬10层楼楼梯回到病房,把饭桌收拾妥当后,端着碗一口口地给母亲喂饭菜。

  采访中,记者留意到,在病床头摆着几本课本。万同霞说,在没事儿时,刘万传昉会拿出课本来抄一抄。“挺担心会落下课。”刘万传昉翻动着书页说道。

  刘万传昉告诉记者,母亲没患病以前,他儿童节礼物想要一本《鲁滨逊漂流记》,可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就想让妈妈早点康复,全家人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医生病友“点赞”

  青大附院血液内科主治医师黄俊霞查房时经常能看到趴在病床边上写作业的刘万传昉,这个懂事、孝顺的孩子让黄俊霞竖起了大拇指。“查房时常看到他一个人守在妈妈身边,端盆倒水,给妈妈洗脚、喂饭,大白天的,连着打哈欠。”黄俊霞说,42岁的万同霞患有急性白血病,这个年龄段想要完全治愈几乎没可能,只能通过多个疗程的化疗控制住病情的发展,每个月都需要化疗,这就需要家人长时间的陪伴。“目前看万同霞的病情恢复得不错,有这么懂事的孩子她也很欣慰。”黄俊霞说。

  和万同霞同一病房的病友也纷纷为这个小小男子汉“点赞”。“说实话,谁摊上这个病家里也都不好过,但他们家确实太困难了,全家积蓄花光,医药费只能靠孩子的父亲临时出去打工一点点凑,把孩子扔在医院照顾他妈。”临床病友的家属说,别人都是大人陪床照顾病号,就万同霞家是小孩子照顾。老师单独给补课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刘万传昉所在的胶州市第18中学初一6班班主任老师梁光,“大约三周前,孩子的父亲来学校请假,说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自己要外出打工,只能让刘万传昉去医院陪床,当时请了半个月的假,等上个星期孩子回来上学后,能感觉到孩子整个人瘦了一圈。”梁光说,为了不耽误刘万传昉的学习进度,他联系了各科老师在课间或上自习课时单独给孩子补课。“孩子非常懂事,学校也会尽力提供各方面的帮助。”梁光说。微尘基金发助学金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