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外目睹儿童栽进河里 硬汉跳下河托举上岸
    发布日期:2022-06-23 13:11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6日,一通电话打进了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喻屯镇政府。在交流中,负责接听的工作人员才得知,来电的张女士打电话到喻屯镇是因为想找到孩子的“救命恩人”,镇上一位叫刘光坦的居民。就这样,发生在7月1日下午一场惊心动魄的救援,才被众人知晓。

  当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见到刘光坦的时候,他正在位于老家喻屯镇孙庄村的养殖场里忙活着,“我在城里住,平日里就回老家这边打理自家的养殖场。”刘光坦的养殖场效益不错,养殖的羊基本不愁销路,“今年生意更好了,所以高兴,7月1日那天中午去了老运河南安街,就是太白楼广场河对岸的一家饭店和朋友们小聚”。

  饭店是朋友开的,中午吃完饭后刘光坦和好友们喝茶聊天,直到下午4点多。他回忆说,也不记得是几点了,来了一通电话,他便起身去外面接听,“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沿着河岸的阶梯溜达,顺着就走到了河堤上”。

  刘光坦手机通线分接到的电话。河堤柳树成荫,他就站在柳荫下,一边打电话一边欣赏着老运河美景,“当时阶梯下面的地方有两个孩子在打闹玩耍,我就多看了他们几眼。”没想到,就是这“多看了几眼”的工夫,其中一个孩子发生了意外。

  “熟悉城区老运河的济宁人都知道,那个地方河堤外侧是老运河,内侧有个天井闸遗址。”刘光坦记得,当时个头稍大的孩子打闹着往前走,个头小些的孩子则笑嘻嘻地往后退,“那个天井闸有一个略高出河堤的石阶,个头小点的那个孩子被绊了一下,突然人就栽进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岸上的孩子被吓得大声呼喊的时候,刘光坦甩手就把手机扔了出去,飞快地扑倒在河堤上伸手去抓落水的孩子,“天井闸呈东西细长状,中间有一个像圆井一样的地方,呈半圆状,孩子当时就是从那里掉下去的。”令刘光坦没想到的是,闸内水位很低,距离河堤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他趴在地上伸手也够不到。

  眼看着孩子在水里扑腾,他起身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只不过,没想到井内的水浑浊不堪,刘光坦连呛了好几口水,“到现在我有时还感觉鼻子里有泥浆味儿。”回想起当时的感觉,刘光坦乐呵呵地说。只不过如今说起来轻松,当时在水中的刘光坦却艰难万分,他右手抱着孩子向上托举,左手则在慌乱中沿着闸壁寻找“受力点”,“没想到水很深,我双脚够不到底儿,使不上劲”。

  就在这时,孩子家人及时赶来,与好心人一起合力把孩子拉上了岸,待到众人手忙脚乱地要把刘光坦拉上来时,才意识到都够不着他。刘光坦告诉记者,看到孩子顺利上岸他也冷静了下来,沿着闸向东游了几米,看到有凹凸不平的石块,他便慢慢地自己爬了上来,“上岸后感觉脚踝一阵剧痛,我想大概是托举孩子的时候,慌乱中撞到了闸壁”。

  看到一瘸一拐的刘光坦坐到地上捂着脚踝,被救孩子的家人一再感谢并表示想送他去医院检查,刘光坦连连摆手婉拒,表示先送孩子去检查更重要。

  “我就在朋友饭店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去医院简单做了个检查。”对于自己的伤情,刘光坦轻描淡写地说就是筋抻着了,“医生说不要紧”。问及当时下水的一刻他怕不怕,刘光坦停顿了片刻说:“当时没觉得,也来不及想,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后怕的。”

  他告诉记者,其实自己所谓的会游泳,也是小时候在老家喻屯的河沟里玩水学会的,并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而且我已经很多年没游过泳了”。可即便如此,他却突然语气坚定地说:“行不行我都得救,我就觉得要是再晚两分钟,孩子可能就没了,那我才真的一辈子过不去这个坎儿了。”

  事后,刘光坦没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孩子的妈妈张女士后来到河岸那家饭店打听,才得知孩子的救命恩人是喻屯人,便几经周折联系到喻屯镇政府,希望能帮着联系到刘光坦本人并向他表示感谢。

  对此,刘光坦一再重复说“没必要”,在他看来,只要孩子健康平安就比什么都重要,“这事儿换成谁,都会伸手救的。”随后,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也了解到,虽然现在已不在孙庄村居住,但刘光坦却是村里有名的热心人,就在去年疫情防控期间,因为全村都封锁了,他便自掏腰包委托防疫人员采购了几千斤面条,给全村每户人家分了10斤面条。

Power by DedeCms